彩神谁与争锋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新闻动态彩神谁与争锋建言立论社情民意委员风采文史长廊党派团体融媒体议政政协会议专委会界别县市区政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长廊 >

净保寺传奇解码

来源:市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 时间:2020-10-30  


净保寺传奇解码

王亲贤


20191026日,我在嘉鱼县博物馆展厅,看到一尊精美的石雕莲花宝座,标明来自净保寺。净保寺的资料,以前零零星星看过一些,但没有作深入系统的研究。眼前的这尊精美的石雕,造型奇特,前所未见,一下子引起了我的兴趣。27日下午,又来到渡普镇净保嘴,参观了净保古桥,察看了净保寺遗址。回家之后,查阅文献资料,包括方志记载、名人诗文等等,对净保寺的来龙去脉作了一番探究。我发现,从南宋淳熙初年到民国年间,净保寺能在五六百年间保持热度、兴盛不衰,就在于它能与时俱进、迭出传奇,这得益于一位善于经营的住持——懒狗祖师,还有他的继承者们。从这个意义上讲,净保寺的传播案例,在鄂南佛教史上有着标本的意义。

?



净保寺与净保嘴之间,相隔一条窄窄的峡港。

净保嘴位于嘉鱼县渡普镇净保村境内。北宋以前,江堤未修,江水泛滥,净保嘴处于长江之滨。北宋政和三年(1113)修筑江堤后,堤内水面发生了变化,净保嘴成了伸向西湖西北部的山嘴。在斧头湖与西湖之间的低洼地,形成了一条长8.5公里、宽约30米的峡港,成为连接两大湖泊的水道。古峡港南起净保嘴,北至张家嘴,东经杨家湾至麻花嘴连接斧头湖,可以通行木船。直到民国二十四年(1935)以后,才逐渐淤塞,不再通航。也就是说,古人可以从斧头湖通过峡港,经净保嘴进入西湖,然后进入金水河,净保嘴成了这条航道中的一个交汇点。

?

除了交通、区位条件,西凉湖的渔业非常发达。《乾隆江夏县志》卷一载:“西梁子湖,在(江夏)县西南八十里,通蒲圻、嘉鱼、咸宁,中有山曰釜山、曰桂子、曰静宝(净保),皆深邃可游。春涨势方大,渔人十倍于东梁。闯逆瀰漫,民间得附舟两湖者,始能全活。东梁子出樊口,西梁子出金口,去港各九十里入江。”清末,湖南人李承阳作《沿京汉铁路纪游杂咏》,其中有一首《西梁子湖》:“春涨渔人十倍东,蒲嘉咸水总相通。桃花浪涌知鱼暖,金口茫茫一望同。”说明从乾隆到光绪年间,西凉湖渔业兴盛的状况并没有多少改变。

元至正二十四年(1364)开始,陈友谅便在这里设立致思湖河泊所,征收西凉湖、斧头湖渔课。明洪武元年继续设置,编制为所官一名、攒典一名,所官官名河泊所大使,攒典即办事的吏员。官舍为洪武元年首任所官完者铁木儿创建。致思湖是西凉湖的一个湖汊,在西凉湖、斧头湖一带,每个湖汊都被冠以一个湖名,其作用相当于地名标识,这也是环湖渔民的现实需要。

因为区位重要、人口增多,净保嘴一直设有基层治理机构。据地方志记载,早在晋代,这里就是广贤乡净保里的治所。清康熙四年(1665),净保、居仁二里合为净居里,1926年设静宝镇,1951年为静宝乡,此处均为治所。1953年以后,才没有单设乡镇。长期以来,由于交通、渔业、行政等方面的交互作用,这里逐渐形成了一个集镇,建起了两条街道,有商铺、旅店、钱庄和当铺。19405月,集镇遭到日军飞机轰炸。2019年,净保嘴古镇最后一栋青砖瓦房自然朽毁,据说是当年的钱庄。同行中有人说:“怎么就了呢?上次来还好好的。”数百年的陈迹归于虚无,自然是让人叹惜的。

上面这段文字中,有“净保”“静宝”等不同写法。从方志来看,记录寺庙时,明代湖广图经、总志都记作“净保”,康熙湖广通志和武昌府志都记作“静宝”,此后乾隆、同治县志则作了折中,记作“净保寺,一云静宝寺”。记录乡里时,又都写成“净保”。除此之外,还有静保、净堡等随意写法。至于写成“静宝”,最初见于《静宝寺牡丹墙苑记》,大概作者认为,“静宝”更富有佛教气息。不过我觉得,还是写成“净保”为宜。

净保寺就建在净保嘴集镇对面的一座山丘上,寺庙与集镇一西一东,相隔一座石桥,桥下便是峡港。据记载,寺宇为南宋绍熙(1190—1194)初年宝月和尚所建。宝月和尚在这里选址建寺,确实有着独到的眼光。这里渔人众多,保证了基本的信众;往来行客,又把故事传到四面八方。

当然,一座寺庙光凭其地理优势,还不足以光大门楣。净保寺的兴盛,就与元代的一位奇僧有关。



这位奇僧就是绍忠。称他奇僧,是因为他的一些奇异行径。《嘉靖湖广图经志书》记载:“绍忠,嘉鱼人,静保寺为僧。善辟谷,数年不食烟火。出入乘白马,无辔,随以黑犬。自甃石塔于寺后,入塔端坐而逝,至今肉身犹存。”

这条短短的记录,至少透露出绍忠的三大奇处:一是“善辟谷,数年不食烟火”,辟谷即不食五谷,这是道教的一种修炼术。辟谷时仍食药物,并须兼做导引等工夫,这一点常人未必知道,一般会简单理解为几年不吃不喝,这就足以称奇了。二是他骑着白马出入,而且不用鞍辔,另外还有一条黑狗相随。南人乘舟,北人骑马,一个南方人骑马不用马鞍,是很能吸引眼球的。三是在寺后建了一座石塔,临死前自己进去坐好,然后圆寂,并且肉身长存。用今天的话说,这三点都可算是行为艺术。

除此之外,绍忠还有一个奇怪的名号——懒狗祖师。他是本地人,俗姓张,自称懒狗和尚,人称懒狗祖师。这个雅号,我想可能源于那条随他出入、形影不离的黑狗。关于这条狗的记载,其实也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嘉靖、万历、康熙省志,都说“出入乘白马,无辔,随以黑犬”;乾隆、同治县志则说“常乘白马出入,无鞍辔,一黑犬为之前导。或趺坐,犬即卧其侧”;陈基的《静宝寺牡丹墙苑记》则说他坐化后,“犬马亦随仙去”。总之是越来越神奇。

明万历十四年丙戌(1586),致仕回乡的方逢时第二次游历净保寺(下文将提到他第一次游寺),写了一首《懒狗祖师》,题注云:“师法身坐塔中,秉烛可见,示寂四丙戌矣。”“四丙戌”就是四个甲子,二百四十年。陈基《静宝寺牡丹墙苑记》说他“于元至正六年入塔端坐而化”。元至正六年即丙戌年(1346),到万历十四年也是丙戌年,刚好二百四十年。不知方逢时是恰巧碰上,还是应时而来。方逢时的诗写道:“不到禅林十八年,石藏金相故依然。经无贝叶传空偈,砌有名花识妙缘(自注:塔前牡丹师手植)。幻迹人皆惊懒狗,真机谁解絷灵猿。浮生尚觉迷途远,欲借毫光照大千。”此诗见于《大隐楼集》,《乾隆嘉鱼县志》误署作者为李承勋。

这首诗及其题注,包含着许多信息。“师法身坐塔中,秉烛可见”,“石藏金相故依然”,说明绍忠的肉身尚在僧塔之中。“经无贝叶传空偈”,说明寺里的僧人并不是精通佛理的。对于湖乡渔村的信众而言,他们不需要什么精深的佛理,只需要神话和传奇,越神奇越能吸引他们。绍忠土生土长,深谙他们的心理,所以通过一系列行为艺术,成功地炒作了自己,引起了关注。“幻迹人皆惊懒狗”,一个“惊”字,道出了当时人们普遍的心理反应。



懒狗祖师圆寂后,犬马随之消失,辟谷难成噱头,只剩下一座僧塔了,祖师的传奇难免降温,人们对寺庙的关注度自然也会受到影响。净保寺想要保持香火旺盛,就必须继续制造祖师的传奇。于是,大约在明末,懒狗祖师渐渐被塑造成了医术高超的医僧。

《康熙湖广通志》记载,懒狗祖师“持戒精严,以医药救济”,说的是他生前行医济世,但没有记载具体的故事,不过故事或许在民间已有流传。因为他已圆寂多年,故事发展的唯一方向,便是死后显灵。陈基《静宝寺牡丹墙苑记》记载了他显灵的故事:“逮明,楚昭王以妃产难,榜示诸医,忽一僧进药以救世子,自称懒狗和尚,住持南嘉静宝。妃吞丸,即娩。王德之,欲殷见问道,僧倏不见。楚王愈惊异,遣使至山延访,始知应化神通,特命改修宝塔,长丈馀,镌龙凤、梵经,与黄鹤楼前威顺王之墓式似,以云报也,以表异也。”此文载于《乾隆重修嘉鱼县志》,但没有作者信息。因文中有“予以邻邑僦居数十年”一句,我通过《乾隆江夏县志》,找到了作者陈基的有关信息,由此推测出这个故事的流传时间。

陈基是明末清初时江夏人。据《乾隆江夏县志》卷十:“陈基字受伯,十岁能文,督学永公以神童目之。顺治戊子(1648)登贤书,己丑(1649)成进士,授山东即墨令,训士爱民,六年报最,以亲老终养归奉母,终不仕。当事钦其品,举乡饮大宾。寄情诗画,尤工竹兰。”陈基此文,作于任职六年回乡之后,即顺治十二年(1655)后。由此可见,明末清初时,懒狗祖师“以医药救济”的传奇已基本演绎完成,流传于世。

清人王椷《秋灯丛话》卷十四,又记载了一个懒狗祖师显灵的故事:“顺治初,浙藩吴公夫人临产,三日不下,诸医罔效,势甚危。忽有僧称懒狗和尚者,踵门告曰:闻夫人有产厄,特持药以献。夫人服之,产立下,子母俱无恙。公德僧甚,延入询其居址,以楚人主嘉鱼净保寺对。欲厚酬之,忽不见。公大骇,遣使赴楚,至其寺访之,寺僧曰:吾师也,殁且多年,现瘗塔内。使归以告,公益骇,乃赍千金,重修寺塔、镌梵经以报。”王椷其人,史籍无传,据其《秋灯丛话》所题及书中所记,知为清乾隆时山东省福山县人。据开篇作者自述,此书大约成书于乾隆四十二年(1777),有乾隆四十三年(1778)刊本、乾隆四十五年(1780)积翠山房刊本。由此可知,这个故事流传于乾隆年间。

这两个故事对比来看,架构基本相同,仅仅是把明初的楚王换成清初的浙藩,似乎是简单而不必要的重复。但对于净保寺而言,这两个故事各有其用、不可互否。一个故事能反映懒狗祖师不但医术高超,而且擅长的是产科;不仅生前行医,而且死后济世。两个故事叠加起来,效果就不同了:他不仅明代显灵,清代也显灵;不仅在武昌显灵,甚至显到了杭州。这种与时俱进的变换,其实也可以理解为保持热度的需要。当然,这两个故事的传播,客观上也反映出净保寺在明、清两代的影响。

我在复述懒狗祖师行医济世的故事时,脑海里浮现出他骑着无鞍无辔光溜溜的大白马一路小跑的形象,不禁想起汪曾祺小说里的那位男性产科医生——陈小手。



大约在神医传奇流传的同时,牡丹传奇也出现了。

净保寺前曾有一株牡丹,明清时都有人吟咏。最早的两首,一首是明代正德末、嘉靖初武昌府通判尹觉的《净保寺》诗:“懒云卧榻竟忘年,还是维摩病里禅。留有牡丹花不老,年年三月放斋筵。”此诗见于《嘉靖湖广图经志书》,题下有注:“有肉身堂、牡丹花树。”一首是明代吴廷举的《净保寺牡丹》:“牡丹灿烂梵王居,惜此春光共赏之。冷雨凄风来寺路,晴天皎日看花时。幽深西洛先天数,敏捷东吴百咏辞。最好酒天(添)人不醉,大都装点太平基。”此诗见于《乾隆嘉鱼县志》。吴廷举祖籍嘉鱼,正德十二年(1517)冬以副都御史奉命总理湖广赈灾事务,次年春又到过嘉鱼,这首诗就写于这段时间。

过了半个世纪,隆庆二年(1568),方逢时游览净保寺,作有《戊辰暮春过静宝禅房,同陈德韶、德章、余子厚兄弟花前小酌(时将北上)》:“把酒花前共啸歌,浮生无奈别离何。重来童冠皆新识,老去交游恋旧多。逸兴对君须酩酊,壮怀于我已蹉跎。非才敢作明时累,野服乘春纫碧萝。”(《大隐楼集》)

明代万历以前的湖广总志、通志,并没有关于牡丹奇迹的记载;这些明人花前悠游宴饮,他们的诗作都只是吟赏牡丹、借花抒情,在他们笔下,净保寺牡丹并未显示出奇异的迹象。但明末以来,它的许多奇异之处就出现了,各种文献的记载虽略有差异,但都说了三层意思:一是来历奇异,二是不能移植,三是可以占卜。

《康熙湖广通志》记载,懒狗祖师在石塔中端坐示寂后,“其犬亦埋塔前,上生牡丹一丛。土人每年以花开稀盛占岁丰歉。若移植,则不花。”说这株牡丹就是黑狗葬地上长出来的,似乎是黑狗灵魂所化,但没有说花的颜色;土人每年凭花的稀或盛,来占卜年成的丰与歉;如果移植,就不开花。

《乾隆重修嘉鱼县志》记载:“寺有红牡丹一株,相传为师手植,到今蕃盛如故,移置他所即萎。土人每以花之多少卜岁之丰歉云。” 这段话说,这株牡丹是懒狗祖师亲手所载,并说花是红色的;如果移植不仅仅是不开花,而且还会枯萎;土人每年以花开多少,来占卜年岁的丰歉。

陈基《静宝寺牡丹墙苑记》说:“窣堵(即佛塔)前白牡丹一本,相传来自西域,点化作胭脂色,畅茂至今,阅千年矣。每势豪家劈取移种,多方培溉不能活,既而悔惧,复还本处,则又再花。其或冰雪凌剥、奇旱烘蒸,拱把桐梓摧损者不知其几,而此花亭亭独秀,以致传诸远迩,舟车络绎,观者罔不吒叹焉。寻常开数十朵,多寡不等,土人以其色卜岁丰歉。明乙酉春,闯贼蹂躏中原,祖师示兆,西角独放一朵,凡西地避难者多获保全,此其尤著者也。”说是来自西域的白牡丹,经点化后变成红色的;不能移栽,移栽就不能成活;不仅能占卜丰歉,还能占卜凶吉。

随着传说的流播,明末清初的咏牡丹诗也就变得神气活现起来。有个叫章以榛的诗人,写了一首《净保寺牡丹》:“花王自昔占仙胎,未许尘埃倚砌栽。魏紫姚黄难比拟,琼林祗树可重陪。枝枝东向梵宫指,瓣瓣西从佛国来。妙悟不将开落问,拈时微笑个中裁。”嘉鱼知县邵勷的《宿净堡寺七绝四首》写道:“慈云低覆玉阑干,塔里金身法界宽。此老亦知身是幻,特留清白与人看。”“想得拈花微笑时,殷勤手种牡丹枝。而今当作优昙护,说与高僧知未知。”“我亦灵山会上人,偶因诗酒落凡尘。牡丹花下三生路,孰是前身孰后身。”“闻道花多为好官,问花容易问心难。年来自觉春风少,辜负游人看牡丹。”(《同治嘉鱼县志》)邵勷是山东人,进士出身,道光四至六年(1824-1826)任嘉鱼知县。在他那个时候,净保寺牡丹的占卜功能,已发展到“花多为好官”了,意思是花开得多,预兆好官来县。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为寺里僧人讨好县官的即兴发挥。

但是,牡丹的神话是不能长久的,这是由这一物种的寿命决定的。牡丹是落叶灌木,为毛茛科芍药属植物,多生于北方,一般仅有四十年寿命,有些品种寿命很长,可生长五百年。《同治嘉鱼县志》记载,这株牡丹被“道光己酉年(1849)大水淹萎”,牡丹的神话就此终结。话说回来,这株牡丹即便没被水淹死,净保寺也有盛极而衰的一天。

屈指算来,从正德十三年(1518)到道光二十九年(1849),这株牡丹在南方活了三百多年,也算得上迹了。



我曾涉猎一些鄂南宗教史料,发现净保寺制造传奇和热点的做法,其他寺观都或多或少地使用过,但是他们没有净保寺这样多样、持续和有效。这是因为,他们缺少懒狗祖师这样的经营大师,而且,他们的传人也不像懒狗祖师的后继者们那样善于妙悟,能对先师的经营策略心领神会、应用自如。

由于历史的原因,净保寺最终还是消失了。关于寺建筑的记载,《乾隆重修嘉鱼县志》算是最全面的:“净保寺,一云静宝寺,在净居里致思湖左。宋绍熙初,僧宝月建,元僧绍忠重建,以后无考。至康熙六十年建立山门,雍正元年重修八角亭及拜殿。”《同治嘉鱼县志》几乎是原文照录,可见这段时间里,寺庙没有太大的变化。

抗日战争时期,西凉湖、斧头湖以及两湖之间的丘冈,是嘉鱼县国民政府和抗日游击队的活动区域,净保寺驻有湘鄂赣边区挺进军的一个中队。19405月,日军纠集一千馀兵力,并派三架飞机,从咸宁、西凉湖、韩家矶三路进攻县国民政府驻地王家庄一带,遭到湘鄂赣边区挺进军第八支队孔耀庭部的抵抗,击毙日军六十馀人,挺进军伤亡八十馀人,净保寺和王家庄八十多栋房屋,都在这次战役中被日机炸毁。

根据县志的简单记载,我们无法还原净保寺古时的形制与规模。有人说,净保寺进深三重,面宽五间,这大概是日机炸毁前的规模。那天,我们走过净保桥,来到净保寺遗址,发现上面建了一座土地庙模样的建筑,白瓷砖墙面,红釉瓦屋顶,正中有一根圆形的石柱,可能是古庙的遗物。小庙周边,散布着砖头瓦砾。从遗址规模看,长约六十米,宽约二十米,场地约为一千六百平方米。

现场与懒狗祖师有关的遗物,就只剩下寺前的净保桥了。《嘉靖湖广图经志书》载:“净保桥,在县东四十里,元统间僧绍忠造,今废。”《乾隆重修嘉鱼县志》去掉了“今废”二字,应该是在此前得到了恢复。当年懒狗祖师入寺为僧后,香火旺盛,为了方便出入,他四处募化,于元统年间(1333-1334)在峡港上修成单孔石拱桥,连通两丘,名净保桥。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曾加以修葺,衍名为净堡桥。桥长六十米,高七米,宽六米,孔跨八米,块石砌成,面铺石板,拱券纵联砌置,两头有三级石阶。桥拱西南面刻有“净堡桥”三字,东北面刻有“万古千秋”;拱內顶部嵌有石雕八卦图,刻有“光绪三十三年(1907)岁次丁未吉旦”字样。20085月,对桥体坍塌部分进行整修。古桥建筑形式独特,桥体宽大,保存完好,2002年被列入湖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

在查阅资料时,读到明代万历年间嘉鱼人李憭(1561-1616)的《净保寺》诗:“匹马投孤寺,春深写色新。寒鸦高树息,野水乱云屯。客问无为法,僧留不坏身。浮生空大梦,解脱更何人?”阳春三月,牡丹花开,正是游寺的最佳时节。诗中描写了净保寺周边的环境,其中也包含了作者的感慨。突然发现,我漏掉了一个问题,懒狗祖师肉身的下落问题。严格来说,留下肉身并非佛教徒的做派,懒狗祖师这样做,可能还是从净保寺的生存发展着想。从至正六年(1346)到同治五年(1866),已有五百二十年了,《同治嘉鱼县志》说“肉形尚存”,已属不易,不知此后情况如何。这个问题,本来应该在当地采访的,可惜当时没有想到这一点,便匆匆离开了。

行文至此,忽然想到,嘉鱼县博物馆那尊精美的莲花宝座,或许当年就安放在在僧塔里面;懒狗祖师应该就是坐在上面圆寂的,之后,他的遗体又在上面坐了几百年。我想,只要莲花座在,只要净保桥在,懒狗祖师的故事还会流传下去的。

???????????????????(作者系市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